"女版于连"坠落史:武威原副市长姜保红的权色人生

  资料图:姜保红

  一则在坊间流传多年的权色消息,近日在官方通报中获得某种证实。2019年1月21日,甘肃省检察院发布消息,武威市原副市长姜保红因涉嫌受贿罪,被定西市检察院逮捕。同时被定西市检察院逮捕的还有姜保红昔日的上司——中共武威市委原书记、政协甘肃省委员会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火荣贵,其涉嫌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滥用职权罪。11天前,火、姜二人亦同日被宣布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根据甘肃省纪委监委网站1月10日发布的审查调查结论,姜保红身为党员领导干部,价值观念扭曲,政治蜕变,经济贪婪,生活堕落。在任武威市招商局局长、发改委主任、副市长期间,姜保红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搞政治攀附,参与团团伙伙,捞取政治资本和经济利益,严重破坏了任职地方的政治生态;对抗组织审查,伪造证据,转移隐匿违纪违法所得。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多次参与超标准接待;多次出入私人会所,接受高档宴请。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不如实报告个人外出去向;利用职务便利为请托人职务晋升提供帮助。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搞权色交易,谋求职务晋升等不当利益。违反生活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上述表述中,“搞权色交易,谋求职务晋升等不当利益”在以往对贪腐官员的通报中非常罕见。在甘肃官场,姜保红通过性贿赂谋求上位早有传闻,尤其在武威,有关这位外貌出众的女副市长与市委书记火荣贵的亲昵关系以及隐秘的权力交换,各种版本和段子在官场民间广为流传。然而,从前的老友故旧均表示,早年间的姜保红漂亮质朴,也无心机,没想到她会变成今天的模样。

资料图:甘肃省武威市委原书记火荣贵。图/视觉中国

卿本佳人

  未满45岁的姜保红(1974年4月生),是黑龙江呼兰县人。1993年秋,19岁的姜保红考入甘肃政法学院。

  大学时期的姜保红,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漂亮。她的老师和同学回忆,姜保红身材比一般女孩子要高挑,眼睛又大又亮,“是那种吊梢眼,特别吸引人,是我们的校花。”

  据她的一位同学回忆,大学时代的姜保红和所有刚离开中学的女学生一样朴实,漂亮而不妖艳,说话带点东北碴子味儿,性格像个傻大姐,甚至显得有点憨傻。“不是那种特别会来事儿的人,但挺招人喜欢的。”当时学校有些家属常常做些家常菜卖,学生们时不时去光顾,补贴下食堂里没油水的饭菜。有个老太太特别喜欢姜保红,每次去都说把她当做自己的姑娘,给她多打菜。

  姜保红在大学成绩中等,才艺也不突出,不过一进校就被系里推荐到学生会工作。据熟悉当时情况的老师回忆,起初,学校老师看到姜保红形象靓丽,曾推荐她去舞蹈队。但舞蹈队的老师说她协调性比较差,跳不了舞。后来,姜保红主要担任校园大学生艺术团报幕员和司仪,主持过一些校内辩论、朗诵等文体活动。

  大学里,姜保红有过一个男朋友——“同班一个挺文艺的男生”,也有其他班的男生为她打过架,但那时的姜保红就是一个漂亮质朴的女学生。

  1997年夏的一场情变,让老师和同学们对其重新认识。毕业前姜保红到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实习,期间,姜保红和带她的老师,七里河区法院的一个庭长“好上了”。毕业前夕,姜保红果断与“对她很好,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像个跟屁虫一样给她打饭”的男友分了手。

  她的老师和同学都认为,姜保红完全是为了留在兰州,为了自己有个稳定、体面的工作,做了一次非常现实的选择。姜保红出生在黑龙江呼兰县,但是从甘肃天水考入大学的。那个庭长比她大十几岁,有老婆孩子,后来为她离了婚。

  这年7月,姜保红如愿分配到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经此一事,很多人都对姜保红或多或少有了看法,而姜保红从此也和同学们基本不来往。

  十年蜕变

  七里河区法院工作五年后,2002年9月,姜保红调入甘肃省政法委下属的维护社会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称甘肃省维稳办)。

  在甘肃省维稳办,姜保红呆了十年。 这十年是姜保红从小科员升迁至副处长的十年,也是她彻底蜕变的十年。与姜保红有过较多交往的消息人士回忆,大概2000年左右,一度中断与同学故人来往的姜保红,开始恢复社交。“她会参加一些我们的饭局。通过饭局她认识了圈子里面的一些中层领导干部。”那时,他们经常一起聚餐,饭后一般都要去唱歌,姜保红表现得比在学校活泼,善于交际。

  “当时我就发现,如果饭局里有厅局级干部,姜保红几乎每场必到。如果仅仅是与普通朋友叙旧、吃饭的聚会,她不太感兴趣。我们感觉到她还是比较功利。”前述消息人士说,在这个圈子里,姜保红结识了甘肃省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渐渐地开始出现在一些有厅级干部甚至省级干部的饭局,与原来交往的圈子则逐渐脱离,“因为我们的圈子没有能直接帮助她升官的人”。

  有知情者说,姜保红在省维稳办期间,甘肃省政法委某位副书记,曾时不时带她参加饭局,她自己也有意识结交一些部门的重要领导,如政法委和组织部系统。“我认为,她和这些领导来往,实际上就是一种交易,就是为了职务的升迁,这一点从她后来的表现和发展可以得到佐证。”

  姜保红的大学同学不少都在甘肃司法系统,姜保红是班里升迁最快的。姜保红出事后,那些在检察院、法院工作的同学讲了好多她的事,“把大家都给惊着了,原来人家是用这种方法打开仕途的”。

  相逢末路

  2012年1月,姜保红离开工作十年的省维稳办,远赴古称凉州的武威市,任招商局局长、党组书记。

  姜保红到武威仅仅三个月,即兼任武威市政府副秘书长、市政府办公室党组成员,一年多后又转任武威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时隔数月,2014年5月,姜保红以武威市发改委主任之职,又身兼天祝县委副书记。2016年11月,姜保红升任武威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姜保红到武威才四年多,即从副处升至手握实权的副厅级。

  四年多里,姜保红的任职履历几番变化,每一个变化背后都透出精心布局的痕迹与意图。而这一切正是时任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的手笔。

  现年56岁的火荣贵(1962年10月生),甘肃景泰人。2010年1月至2017年4月,火荣贵任武威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甘肃消息灵通人士称,姜保红从省维稳办二处副处长去武威担任招商局长,由虚职到实职,并获快速提拔,盖因姜保红是省有关部门某领导向火荣贵推荐的,“火荣贵非常清楚姜保红是谁的人,立马对她进行各种重用和安排。”

  后来该领导调走,很快,武威官场就有了火荣贵和姜保红关系非同一般的传闻,到后来几成公开的秘密。姜保红曾因火荣贵和别的女人有染,找其兴师问罪,俩人为此大吵一架,被多人目睹。“我认为火荣贵和姜保红走到一起,彼此心照不宣,有默契。火荣贵知道姜保红需要找新的靠山;对于姜保红来说,不用多少思想斗争,顺势而为就行。”前述消息人士分析。

  不过也有消息称,火荣贵从武威到兰州出差,与姜保红不期而遇,看上了她,随后把姜保红弄到了武威。

  姜保红任武威市发改委主任时,曾帮过一位故人的忙。这位故人几次去武威,姜保红都会尽地主之谊,陪吃早餐或午饭。只是当他提到一些早年间一起交往的人的命运变化,姜保红会明显表现出不耐或不感兴趣。“她的全部心思都在官场上,只关心更高层的一些官场秘闻和自己的进步,权力欲望明显被唤醒,很强烈。这一点让我感受很深。”这位故人曾对一些老朋友感慨,“现在的姜保红,已经变成纯粹的官场中人,一个名利熏心的人。”

  姜保红任武威市发改委主任期间,曾一度兼任天柱县委副书记。一位甘肃资深媒体人表示,这个细节被很多人忽略,这其实是种很典型的刷履历行为。如果说让姜保红兼任市政府副秘书长,还可以解释为便于工作协调,但是让她同时兼任下属基层县任副书记,姜保红的履历上凭空增加了基层工作经历,显然是为她当副市长做的一种铺垫。

  后来甘肃省有关部门专门督查此事,责令改正,2015年7月,姜保红被免去兼任一年三个月的天柱县县委副书记。

  前述资深新闻人说,姜保红在业务上无心学习,加上平时积累不够,任武威市发改委主任期间很是吃力。一次省里领导到武威督查,听取当地重要部门的工作汇报,姜保红汇报时稿子都念的结结巴巴,对领导的随机提问也往往说不到点子上。“火书记非常着急,像老师一样不断提示、引导姜保红:你们不是还做过那个事儿吗,不是还搞了一个什么活动嘛。”火荣贵不断地替姜保红补台、掩饰,整个会场因此显得颇为滑稽,以至于一些与会者掩口而笑。

  2016年是火荣贵和姜保红命运转折的一年。该年1月,火荣贵授意武威市有关部门,炮制了轰动全国的武威抓记者事件。消息传出,举国震惊。经全国媒体持续关注追问,甘肃省检派出工作组赴武威调查。压力之下,武威官方不得不释放记者(详见《甘肃武威原“火书记”被双开 曾制造抓记者事件》)。

  在甘肃官场,火荣贵因脾气火爆,动辄辱骂殴打同僚下属,官声欠佳,抓记者事件更让火荣贵名扬全国。紧随其后,火荣贵佩戴名贵手表的图片被网友人肉并遭质疑,“甘肃表哥”的雅号不胫而走。一时间,火荣贵及其治下的武威在舆论中灰头土脸。

  不过这年10月,火荣贵二度当选武威市委书记。一个月后,姜保红当上副市长。一切仿佛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不过半年,风云突变。2017年4月17日,时年未满55岁的火荣贵突遭免职,销声匿迹三个月后,火荣贵被任命为甘肃省政协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但在当地观察人士看来,从被免职的那一天起,火荣贵的政治生命已经完结,落马只是时间问题。

  2018年7月13日,甘肃廉政网发布消息:火荣贵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甘肃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不到一个月后,姜保红也应声落马。

  火荣贵、姜保红被查,当与甘肃全省正在进行的肃清王三运余毒相关。自2016年以来,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腐风暴席卷甘肃政坛。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原常务副省长虞海燕等大员相继落马,火荣贵、姜保红这类厅局级干部被抓为数众多。

  甘肃省纪委监委对火荣贵的通报中,也专门指其“搞权色交易,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这一点与姜保红几无二致。

  相关报道:“武威抓记者事件”内幕

  甘肃武威原“火爆”书记被查 曾导演构陷记者|特稿精选

  甘肃武威原“火书记”被双开 曾制造抓记者事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