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大学音乐学院院长眼中的中国学生

  罗伯特自1995年起任耶鲁大学音乐学院院长至今。他坦承在教学经历中,碰见不少为了提升孩子竞争力而强制要求孩子上音乐特长班的家长。“不光是中国,在美国也存在这种情况。”

  “由于学习带来的压力,现在的孩子缺少足够的时间享受童年时光。这是他们应该拥有的,他们应该学会去感受他们所生活的世界。”耶鲁大学音乐学院(Yale School of Music)院长罗伯特·布洛克尔(Robert Blocker)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感叹道。

  罗伯特自1995年起任耶鲁大学音乐学院院长至今。他坦承在教学经历中,碰见不少为了提升孩子竞争力而强制要求孩子上音乐特长班的家长。“不光是中国,在美国也存在这种情况。”

  类似的课外培训、课业补习等机构在近年来的中国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根据中国教育学会发布的《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国内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市场规模在2016年就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辅导机构教师规模700万至850万人。

  追溯到2013年的教育部的一纸“减负令”(教育部2013年8月21日发布《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征求意见稿)》,旨在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导致了大量小学生下午三点半左右即放学。“三点半以后”则演变成补习机构的“市场”。

  今年2月26日,教育部、民政部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课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明确规定,严禁校外培训机构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严禁数学语文等学科类超纲教超前学等“应试”培训行为。

  重压之下,孩子们的童年似乎越来越忙碌。“父母应该和孩子常常进行有效沟通以理解彼此。”罗伯特认为,不能一味地让孩子服从父母的决定去参加一个又一个学习班。相互理解才能更有效地促进孩子的心智成长。

  在罗伯特看来,无论是音乐能力、绘画能力还是课本知识的获取能力,都有相通之处。以乐器练习为例,他不否认各类高强度培训或许可以打磨出优秀的音乐人才,但他更看重的是音乐本身,他认为领悟音乐的核心在于对它的需要和爱,而不仅仅是将它当成作业、工作或智力训练。

  谈及在耶鲁接触过的中国学生,罗伯特不吝赞赏。当下的中国,正在经历高涨的留学潮。根据教育部此前公开的数据,中国2017年出国留学人数首次突破60万大关,达60.84万人,同比增长11.74%,持续保持世界最大留学生生源国地位。

  此前,天津惠灵顿学校校长朱利安·杰弗里(Julian Jeffrey)评价道,在中国特有的考试系统下,中国学生对知识获取的能力远远超过其他一些国家的学生。

  “他们可以灵活掌握第二门外语、可以在不同的语言和文化环境当中从容应对各种压力。他们对于未来有着各式各样的愿景,他们愿意做出努力来达成愿景。”朱利安对记者感叹,他从中国学生们身上学到的,远比学生们从他身上学到的要多。

  但是,学习成绩不是唯一的。“毕竟这个世界过于复杂和紧张,而孩子们成长得太快。”在罗伯特看来,孩子们需要和父母之间双向理解,这样他们才能更好、更快地在情感上适应和了解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