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时"孝感:争议不断,谁在努力奔跑?

(原标题:特写|“战时”孝感:争议不断,谁在努力奔跑?)

  摘要:随着防控措施加码,社会治理的真正挑战愈发清晰。

▲资料图:湖北孝感。自1月21日至今,毗邻武汉的孝感市确诊患者人数一路攀升,已成为湖北第二。为亡羊补牢,当地已经连发了17道命令,防控举措层层加码,落实情况不乏争议,而民间救援的努力引人注目。

  自1月21日至今,毗邻武汉的孝感市确诊患者人数一路攀升,已成为湖北第二。为亡羊补牢,当地已经连发了17道命令,防控举措层层加码,落实情况不乏争议,而民间救援的努力引人注目。

  2月14日,孝感市下发全面升级防治管控措施的通知,要求所有小区(居民点)全封闭管理;2月15日,孝感市要求小区(村)封闭管理全覆盖,做到对病患应收尽收、应隔尽隔,彻底排查管控到位。2月16日,孝感市进一步升级管控措施,要求除了医疗物资和生产生活保障相关和一些特殊情况,所有城镇居民,必须足不出户,严禁外出;农村村民,严禁在村湾内闲逛、串门、聚集,所有车辆禁止上路行驶,所有非必需的公共场所必须关闭。

  孝感市通知指出,对违反命令的,一律处10日或以下治安拘留,以及纳入失信人员名单。但在实行几乎是“战时”政策期间,孝感又出现了一些暴力执法行为,引发争议。(见“居民外出一律治安拘留 孝感最严防疫新规引关注”)

  疫情背后,治理问题受到关注。有当地人称,孝感市早就发布了封城通知,只是从上到下,从干部到群众,太多人没当回事。“小年夜(1月23日)的时候,我一位在医院的亲戚,提醒我们这次会严重,医院已经开始设置隔离病房;但大家当时还不在意,还照常聚餐。” 一位从沙特返回孝感过年,如今被困家乡的当地人对记者表示。“每天都有发热病人在公共场所,我们的群众不戴口罩,甚至还打架”,在2月8日晚间,孝感市长吴海涛开会时还谈及这样的情况。

  较湖北其他城市相比,孝感的疫情压力最为严重。2月13日,中央应对疫情领导工作小组会议要求,孝感、黄冈等地要采取和武汉同等的隔离救治措施,截至2月16日24时,孝感市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病例3279例。

  “当这场疫病由当前的流行状态,降低到散发状态的水平的时候,意味着这场战役就打赢了。这是硬标准,是科学的标准,谁也造不了假,谁也不敢造假。”吴海涛说,孝感市辖内的7个县市区作为7个作战单位,“谁达不到解封的水平,谁就会继续封下去,这也是硬考验”。

  孝感怎么做?社会治理的真正挑战在哪里?

乡村防控矛盾

  吴海涛在2月8日晚提出,要坚决杜绝疫情向农村扩散。“杜绝”两字,是比中央要求的“坚决遏制疫情向农村蔓延”的“遏制”,更为升级的提法。

  那时候,农村地区的漏洞很多。“有人认为乡下空气好、跟武汉隔得远,病毒找不上自己,三五成群晒太阳,甚至聚众打麻将。”孝感市官方如此告诫。一位村干部曾对记者诉苦:“农村不是很好管,素质肯定比城市里要低一些,不像城市整栋楼都可以不出门,我们这就不好管,也有出来转悠的。打麻将一开始多得很。”

  此前,有的村委会管理并不到位。吴海涛说,据农村督导组反映的情况,有的乡镇竟然发现了发热病人还在直进直出的情况,村口到了下班的时候,都没人守阵地了。对此他要求:“只要有一个村成为了本地感染的重灾区,只要有一个村防控失控,乡镇党委书记无条件免职,其他的干部无条件连坐”。

  在此之后,防控又仿佛走到了另一个极端。有孝感人对记者说,在2月10日左右,还有的村是一家聚集打牌,执法人员冲进家门,用锤子把牌桌砸烂了;而在他所在的村,是村民听说有人打麻将,立即带着锤子过去,不过没砸成功,又被其他村民劝阻了——“这是自发的”。

  矛盾在2日12晚爆发。一段流传于网络的视频显示,在疑似孝感市汉川马口镇附近,仍有菜农摆摊聚集,城管执法驱赶过程十分粗暴,尤其是在卖菜人哀求“不要打了”后还在继续,引发舆论争议。记者拨打了孝感多个有关部门的电话,孝感市城市执法委员会表示“在关注此事”,但截至发稿,孝感市相关部门尚无进一步说法。

  孝感市是继武汉疫情之外最重的地区,前述视频所拍摄的汉川,则是孝感市内疫情最重的,病例及死亡人数最多。截至2月16日24时,汉川市“四类”病人累计报告1425例,死亡19人。

  孝感人的心理十分矛盾:“我觉得也许做法稍显激进,但出发点是好的,此时的严比不严好。” 在看了前述视频以后,一位孝感本地居民对记者说道。但“严”的尺度以何为界,百姓发声者为数不多。

  2月14日,孝感市大悟县率先进入战时管制,所有强行冲闯小区、庭院、楼栋、道路出入口设置的隔离、警戒、封控设施的居民,按照战时管理相关规定,一律拘留。这一要求在2月15日起扩展至孝感全市。在此之后,前述村干部告诉记者,在他管理的村内,聚众打麻将的情况不再出现了。但“一刀切”背后有多少粗暴执法的隐患,仍有待关注。

锁城之后的社区

  为了与这种全城封锁停摆的状态配套,孝感市也必须为保障居民的正常生活付出成倍的代价。

  2月9日,孝感市城区开始封闭行动,每户家庭三天只许一人出门采购,有感染病人的封闭小区统一代购配送。“我们这里根本没人管,这个文件下来了,大家照样想出门就出门,还作为了正面报道案例!”当晚,一位孝感市孝南区城市之光小区的居民告诉记者。

  记者发现,《孝感日报》于2月9日报道称,“疫情仍在蔓延,足不出户的日子还要继续,市民的‘菜篮子’供应如何?记者走上街头……文化路长征路口,中百仓储外排着长队……”她担心地说,“这样排队去超市买菜,如何做到防护交叉感染啊!”

  她称,物业消失了、社区则忙不过来,她所在的碧桂园高档小区,一夜之间变成了没人管的地带。“物业经理年前回家,至今没有出现,也从来不在(微信)群里回复我们;物业没有人负责和社区对接,只有两三个值班人员连轴转;我们自己找到社区工作人员,他们说,我们旁边小区有8例确诊病人,但是还在居家隔离,没有被收治,他们需要一直在照顾旁边小区,所以确实没有人手顾及我们了。”

  在这段时间,居民自发联系蔬菜配送商,“但是可能今天送,明天又不送了,几天换了好几个,最后是小区居民自行联系到了孝感市云梦县农业局组织的蔬菜配送,才彻底解决了买菜问题。”

  据记者多方了解,从2月9日以来,孝感市从城区到乡村,公布了一批基本生活必需物资和急需物品代购配送的清单,包含社区商超、蔬菜配送业主、粮油店、生活物资和药店,此事直到2月15日才真正有所解决。

  “今天我爸刚刚拿到了社区组织团购配送的药,但不是所有的药都有。” 前述沙特返孝感居民告诉记者,“社区目前有35元一份的蔬菜配送,其他东西需要自己团购,但现在很多东西,商家也不让送了。”

  孝感市当地志愿者鲁锋观察到,目前,居民生活物资需求的压力基本都堆到了社区。“现在街道工作人员都在做生活物资分包,社区居委会就像个农贸市场。今天发了个招志愿者的通告,帮街道来分拣蔬菜,现在有四五十人报名,甚至还有外省人报名。”他有些开心,又有些哭笑不得。

民间自救

  2月15日,孝感迎来一场寒潮。风雪交加,道路结冰,气温骤降十度左右。志愿者小陈(化名)的工作并没有停下来。冒着风雪,她将3000件防护服分发给了第一人民医院、中心医院、云梦医院等地的医护人员们。此前,她已经和朋友为当地医院对接了大约7.5万个口罩和4000多件防护服。

  今年43岁的当地义工组织负责人鲁锋在朋友圈持续更新 :正月二十二,气温骤降,漫天大雪席卷孝感。外地同学发来信息求助,父亲一人在家独居,粮食蔬菜见底,热水壶坏了不能出门……原本想在家歇息,起床骑车赶往超市,购买一应物资送去,解了燃眉之急。

  “有朋友说,看到你每天发朋友圈,我就放心了。”鲁锋笑言,“这要是哪天没发,那可别是感染了。”

  2月16日,远在深圳的郭飞解散了他的孝感志愿者群。半个月的志愿行动告一段落,他表示,接下来不再做采购,只是协调物资捐赠,但也在朋友圈交出了一份成绩单:累计募资超150万,购买发放口罩16.5万只,防护服约2万套,隔离衣1万多件,手套20万双,84消毒液17.5吨等等。

  “医院的朋友都很崩溃,很多人哭着打电话跟我要物资。” 郭飞回忆道。初二早上8点,他们在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楼门口发放了第一批筹集到的物资,孝感本地一家生产防护服的企业成了他们的主要货源,口罩来自相距不到80公里的仙桃市。

  另一位志愿者刘一飞,其所在的工作单位贡献出了一个仓库做临时周转,一家当地的物流企业长湖物流则帮他们跑起了省外运输,“师傅都是连夜开过去,晚上8点出发,早上七八点钟做交接。湖北的车只能开到高速路口,当地不让下高速,还要隔着五米交接,把物资滚过来。” 刘一飞告诉记者。

  捐赠工作,物流要通。最初,孝感对物流的交通管控严厉到“一刀切“。当时,鲁锋和另一位志愿者从武汉运送蔬菜回孝感,当时规定一辆货车只能带一个人,过卡口的时候遇到些麻烦。“当时就有点抱怨,那天搬了好几次货,卡口的工作人员也知道我们辛苦,给我们拿了一盒牛奶,送了点面包。”

  现在,对于防疫物资运输,孝感市的流程还是有所优化,“现在也不需要指挥部的通行证了。运输防疫物资有绿色通道,机构开个运输证明,个人再开一个工作证明,就没有问题了。” 鲁锋表示。小陈原本被封锁小区政策堵在了家里,只能线上指挥对接,近日也拿到了出门许可,“医院开车来接我,一小时就搞定了物资发放。”

  相比于“正规军”,民间的补充力量更能关注到一些被忽视的角落,比如鲁锋给城乡环卫工人捐了2.4万个口罩,给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送过防护服,““很多(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从腊月二十几就没有回过家”。几位志愿者都不约而同提到乡镇卫生院。刘一飞发现,乡镇卫生院的医护工作者,一开始拿桌布披身上当防护服;小陈观察道,有家卫生院50名病人,只有1个体温计。” (见《周刊》报道“孝感:如何夯实乡村防火墙?”)

  目前,孝感当地医院的物资紧缺情况虽然还未缓解,但志愿者们的后续发展也开始分化。郭飞则相信,民间力量只是解一时之急,真正要高效解决物资问题仍然要离不开政府调配,此前,他们已经把一些捐赠和货源转接给了孝南区防疫指挥部。

  而小陈选择坚持在医疗物资的一线,“因为这座城,我们还在努力奔跑。” 她在朋友圈写道。

  鲁锋则逐步把工作重点转移到了封城措施进一步加紧后的居民生活需求上。2月10日零点起,孝感市全市零售药店暂停销售发烧咳嗽类药物;2月13日,所有小区一律实行封闭管理。虽然孝感市很快公布了一批居民基本生活必需物资和急需物品的配送清单,鲁锋还是发现了其中的盲点:“很多小区村组都通过网络建微信群来集中订购配送,但是有一些年纪大的老人、残疾人,他可能不太会上网,有的甚至手机也用的不多,就会遇到一些困难。”他补充道,“还有一些特殊的个性化需求,比如女同事生理期到了需要买卫生巾,孩子吃惯了某个品牌的奶粉和辅食,慢性病人的药物等等,不方便通过集体采购来买,我们就见缝插针帮忙送一些。”

失职之辨

  “对工作不实、贻误工作的,必须从重从快问责。”吴海涛在2月8日的会上表示,“叫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拿出几个人来。我说的(话)没用了?你们谁愿意当这个‘祭品’?我就‘杀’给大家看!”

  2月12日,孝感市纪委监委通报6起疫情防控工作中典型问题,共有10人被问责。这包括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4人:孝感市政府办公室副科长钟杰、孝感市政协社会法制委员会专职副主任冯艳、应城市长江埠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梁新宏、汉川市刘家隔镇党委书记祁怀清。其中,祁怀清因对患者要求住院隔离治疗的诉求未作任何安排,也未继续跟踪其病情发展和治疗情况,被指漠视群众利益,防控工作不实不细。

  同时,党内警告处分3人,即孝感市委办公室退休干部张群超、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祁国华、孝感市党工委副书记黄育华;诫勉处分3人,即孝感市党工委副书记陈端阳、应城市政协党组副书记付艳琼,肖港镇杨河小学校长杨祖红。

  除此,有两个指挥部被问责。孝昌县防控指挥部,在“红袖标”措施施行当日、尚未见效的情况下,县防控指挥部便安排在相关媒体组稿宣传,且作为“亮点”向市防控指挥部晒成绩,被予以严肃通报批评。肖港镇防控指挥部通行证发放管理不严格,责令作出书面检查。

  引人注目的案例为数不少,已公开通报多起。注意的是,第六起被通报的案例有所争议。据通报,孝感市临空经济区太平山村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丁新明,擅自转借通行证给他人使用,违反了通行禁令;但这是因为丁新明其在紧急状态下救助村民送医就诊而违反的。

  在2月9日下午,丁新明在孝感城区转运发热病人返回临空区途中,接到村民甘某电话,得知其头晕、牙齿出血不止,经闵集卫生院诊断需转孝感医院继续治疗,需要村里开通行证明。因情况紧急,丁新明返回后,直接将车辆通行证交给甘某的女婿李某,由李某驾驶自己有通行证的私车送医。当晚,因车证不符,被交警拦下没收。“经批评提醒后予以免责。” 孝感市纪委监委说。

  “这不是容错,而是本来就不是错。”此通报一出,引发部分舆论反弹,有人认为,形式主义害死人,在防疫期间,本应有应急机制用于处理这些问题,但是现在纪委还批评通报,“这种行为要表扬,不能让好人寒心”。

  附孝感通报的多起失职案例:

  一是孝感市直机关干部钟杰、冯艳等人违规聚餐致多人被隔离的问题。据通报,1月19日至21日,孝感市冯艳前往武汉华南海鲜城附近亲属家暂住,1月23日在已感身体不适的情况下,仍与钟杰等9人聚会吃年饭。钟杰先于1月22日和祁国华以及武汉返乡亲戚共33人聚会吃年饭,后又于1月25日应张群超邀约到其家中聚餐。钟杰、冯艳相继于1月31日、2月5日被确诊,相关密切接触人员现处于隔离状态。“上述4人在1月21日市防控工作会议明确禁止集会、聚会等活动后,仍然多次参与年饭聚餐活动,致使多人被隔离观察。”

  二是应城市长江埠街道办事处落实封堵防控措施敷衍塞责的问题。据通报,2月9日上午,省委领导督导工作时发现,长江埠街道办事处雷岑村出入道路用宣传横幅和少量树枝封堵,无专人值守。当天17:30至次日8:30无人值守,车辆和行人自由出入,派出所办证服务厅、永安路便民服务大厅门前设卡点仅用简易竹竿进行隔断,形同虚设。

  三、祁怀清漠视患者诉求、对上级指令要求置若罔闻的问题。1月26日,刘家隔镇居民赵某从外地经商返乡后出现发热症状到镇卫生院就诊,1月29日因病情加重到汉川市人民医院CT检查为病毒性肺炎,医生建议隔离治疗。1月31日,赵某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要求住院治疗,祁怀清接到指令后,只是打电话了解了赵某病情,对其要求住院隔离治疗的诉求未作任何安排,也未继续跟踪其病情发展和治疗情况。2月1日,赵某病情再次加重,转至肽康医院治疗,次日上午确诊。

  四、孝昌县“红袖标”代购落实不到位、宣传报道急于求成“玩概念”的问题。2月8日,县防控指挥部通知要求:不允许市民自行到超市药店采购生活物资药品,一律由各社区工作人员或小区楼栋长、单元长代购分发,各商超严格禁止未佩戴红袖章人员进入。调查发现,有“红袖标”代购人员直接带群众进入超市,或代买物资后直接向聚集在超市门口的居民分发,个别药店、小商店甚至不需要通过“红袖标”也能自行购买。

  五、孝南区肖港镇疫情防控专用通行证发放管理任性、干部利用通行证办私事的问题。2月3日至4日,肖港镇疫情防控指挥部为便于防控工作人员进出通行,印制了110张车辆通行证,要求在疫情防控及应急保障工作用车时,在肖港镇境内通行使用,但在发放过程中成批发放镇直单位,没有一一对应登记车辆号牌及电话,其中有47个无领取人签字。2月9日晚,杨祖红持肖港镇通行证驾私车回孝感城区家中办私事,途径卡点被执勤交警拦下,并予没收其车上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