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男子为躲计划生育锤杀三干部 逃亡17年后被执行死刑

(原标题:安徽男子为躲计划生育锤杀三干部 逃亡17年后被执行死刑)

  摘要:计生人员曾破坏被告人房屋,并收走其岳父家物品。辩护律师认为,本案与违法开展计生工作有直接关系;法院表示,即使计生人员工作方法不妥,也不能成为剥夺他人生命的理由。

▲据安徽省淮北市中级法院微信公号消息,安徽男子为躲计划生育锤杀三干部一案经历一审、二审、最高法院死刑复核,王昌胜于2019年12月4日被执行死刑。

  19年前,安徽濉溪县男子王昌胜及妻子在岳父家躲避计划生育,被四名乡干部找到,并被强行带回做节育手术。在返程的越野车上,王昌胜用铁锤将其中三名乡干部杀害,其后化名潜逃17年,四次因盗窃被判刑。2017年7月,濉溪县警方将正在湖北服刑的王昌胜解回,执行逮捕。据安徽省淮北市中级法院微信公号消息,该案经历一审、二审、最高法院死刑复核,王昌胜于2019年12月4日被执行死刑。

  中国裁判文书网于2019年11月28日发布该案一审判决书,于披露了这起恶性案件的种种细节。

为躲避计划生育 返乡途中锤杀三名乡干部

  根据一审判决书,王昌胜是安徽濉溪县人,生于1970年,乳名孩羔、毛孩,小学文化。据王昌胜妻子李某证言,以前因不怀孕,收养了一个女孩,后生了大女儿,又生了二女儿,当时还没满月。王昌胜经常说没男孩无颜回家,不死也得让人窝囊死。案发前临返乡时,王昌胜在屋里说他回家没法过,她也哭着说她回家更没法过。

  检方指控称,2000年春节前后,王昌胜与其妻李某为躲避计划生育,住在濉溪县任集镇庙台村小李池庄其岳父家中。同年4月13日下午,濉溪县陈集乡分管计划生育的副书记梁某与乡政府干部陆某、王某、郜某三人,乘坐陈某驾驶的“黎明”牌越野车找到王昌胜夫妻二人,经做思想工作,二人同意乘车返回陈集实施节育手术。王昌胜携带提包坐车辆的最后一排,其妻子抱着婴儿坐副驾驶位置,梁某、陆某、王某、郜某四人坐中间一排,陈某在驾驶位开车。

  当日18时许,当车辆由西往东行驶至一条乡村公路时,王昌胜持铁锤砸击被害人王某、郜某、陆某、梁某四人头部,梁某受伤后爬到前排副驾驶位置要求陈某停车。车停下后,梁某和王昌胜的妻子从副驾驶车门下车,郜某从右侧车门掉入路沟里,王昌胜追上郜某继续用铁锤砸击其头部,并在左侧车门边继续用铁锤砸击陆某头部,后又追撵陈某、梁某未果,驾车逃离现场,因车辆故障,该车被抛弃在蚌埠市固镇县何集乡一条村道路上。

  经法医鉴定,被害人陆某系被人用钝器打击头部致颅骨骨折,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合并脑循环衰竭而亡;郜某系被人用钝器打击头部致颅骨骨折,硬脑膜破裂,脑组织挫碎合并脑循环衰竭而亡;王某是被人用钝器打击头面部致颅脑挫伤而亡。检方认为,王昌胜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此外,三位死者的亲属提起附带民事诉讼,除请求对王昌胜其判处死刑,还要求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办理丧事费用等经济损失。

  2018年2月-7月,该案先后三次在淮北中院开庭。王昌胜辩称,公诉机关指控的部分事实不属实。梁某等人因计划生育抢他的粮食、扒他的房屋,他无家可归居住在岳父家,他们又去岳父家抢电视机、四轮车。在带他和李某回陈集的车上,又辱骂殴打他,他是在与他们厮打的过程中顺手从车上拿一把锤子打他们。此外,他主观上没有打死他们的故意,为保护自己本能还击。王昌胜的辩护人提出,本案发生与违法开展计划生育工作,严重侵犯违反计划生育规定人员的宪法权利存在直接关系。

  淮北中院认为,关于王昌胜提出其在回陈集的车上遭到被害人辱骂、殴打的辩解无证据证实,不予采信。此外,法院查明,梁某等人在王昌胜岳父家做思想工作期间,濉溪县任集镇计生委收走王昌胜岳父家的电视机一台、四轮车一辆。濉溪县陈集乡计生部门在处理王昌胜超计划生育的工作中,对王昌胜家房屋有不同程度损坏。法院认为,即使计生人员存在工作方法不妥之处,也不能成为王昌胜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理由。

化名逃亡17年 因盗窃四次入狱

  根据判决书,2000年4月17日,王昌胜被濉溪县检察院批准逮捕(在逃),濉溪县公安局成立“4.13”专案组进行搜捕。同月25日,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缉捕王昌胜。直到2017年7月14日被捕,他已经逃亡17年。

  王昌胜供述称,逃亡期间,他去了四川、重庆、贵州、福建、上海、南京、武汉、西安、宝鸡等地,四次因犯盗窃罪被湖北省襄阳铁路运输法院判刑,每次都以其自报姓名李伟判决。

  淮北中院查明,王昌胜潜逃后,化名李伟,因犯盗窃罪于2001年7月2日被襄樊铁路运输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1000元;犯盗窃罪于2004年4月22日被襄樊铁路运输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犯盗窃罪于2013年1月5日被襄阳铁路运输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犯盗窃罪于2016年3月4日被襄阳铁路运输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八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最后一次盗窃罪判决生效后,王昌胜在湖北省襄北监狱服刑,2018年8月1日刑满。

  据《安徽商报》2017年7月的一篇报道,自案发以来,公安部、安徽省公安厅、市、县四级公安机关组成追捕专班,辗转行程数百万公里,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持续开展工作,但一直未能取得突破性进展。 淮北市公安局从相关警种抽调精干力量组成攻坚小组,把王昌胜案件作为1号案件集中攻坚,每日开展研判,先后研判比对了上亿人。

  一审判决书披露了王昌胜到案经过。2017年7月10日,濉溪县公安局发现一名拒不交代真实身份,自称“李伟”的罪犯十分可疑,在对王昌胜的人像开展每日一比对时,发现盗窃前科人员“李伟”与王昌胜相貌相似度为98%,两者为同一人。为进一步确认“李伟”即王昌胜,专案组技术人员在北京市公安局DNA实验室的协助下,找到“李伟”的DNA数据,经与王昌胜父母DNA数据比对分析,确定“李伟”即是王昌胜。2017年7月14日,专案组民警赶赴湖北省襄阳市襄北监狱将正在服刑的罪犯“李伟”押解回濉溪县公安局。经审讯,“李伟”供述其即是王昌胜。至此,王昌胜17年的逃亡生涯结束。

  淮北中院审理认为,被告人王昌胜因对计生干部开展计划生育工作不满,持铁锤砸击计生干部,致三人死亡,一人受伤,情节特别严重,手段特别残忍,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王昌胜持铁锤多次砸击他人要害部位,且不计后果,其主观上明显具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其不具有杀人故意的辩解理由显然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王昌胜虽然认罪,但考虑其犯罪情节和手段,依法不应予从轻处罚。王昌胜因犯盗窃罪被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被发现在判决宣告以前尚有本案故意杀人罪没有判决,应对新发现的故意杀人罪作出判决,把前后两个判决所判处的刑罚,依法数罪并罚。此外,王昌胜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经济损失丧葬费应予赔偿,其他诉讼请求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不予支持。

  2018年7月24日,淮北中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王昌胜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与前犯盗窃罪所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万元。王昌胜分别赔偿三位被害人亲属31640元。

  一审宣判后,王昌胜不服提出上诉,安徽省高级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报请最高法院核准。经最高法院核准,王昌胜于2019年12月4日被执行死刑。

  记者覃建行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