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房"被强拆浙江诸暨市民告赢政府 将按市场标准赔偿

(原标题:“危房”被强拆浙江诸暨市民告赢政府 将按市场标准赔偿)

  摘要:诸暨市中心一栋建于1994年的房屋被鉴定为“危房”而遭强拆。经一审、二审,业主告赢了两级政府。法院确认强拆违法,并判令以房地产市场评估价格为基准赔偿。

▲经过近四年依法维权,浙江省诸暨市八名遭遇强拆的市民拿到了较为理想的结果。法院不仅确认了政府的强拆行为违法,而且判令以市场化标准赔偿。图/IC photo

  经过近四年依法维权,浙江省诸暨市八名遭遇强拆的市民拿到了较为理想的结果。法院不仅确认了政府的强拆行为违法,而且判令以市场化标准赔偿。

  这组“民告官”纠纷始于2016年的一次强拆。按照浙江省政府部署,诸暨市从2014年开始对城区多层房屋进行危旧房屋排查,其委托专业机构对排查出来的391幢丙类房屋作专业鉴定,其中鉴定出D级危旧住宅房屋35幢、其他非住宅房屋14幢,C级危旧房屋237幢。该市遂计划完成C、D两级危旧房屋治理改造工作。

  2015年11月3日,浙江瑞邦建设工程检测有限公司(下称浙江瑞邦)受诸暨市建筑业管理局的委托,将该市暨阳街道健康路74号房屋危险性鉴定等级评定为D级,认定其构成“整栋危房”,建议“停止使用或整体拆除”。

  2016年10月22日,诸暨市城镇危旧房改造专项行动工作领导小组发出《告知函》,要求包括健康路74号楼内业主抓紧完成异地置换协议签订,办理房屋腾空交付拆除手续,逾期将实施强制拆除。

  2016年11月10日,受诸暨市政府暨阳街道办事处委托,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出具《咨询报告》,结论为“如果诸暨市健康路74号发生局部或整体倒塌,均可能存在对周边建筑居民及过往居民人身安全、周围建筑、市政道路、小区道路及公共服务设施的危害”,建议“必须立即采取措施处理,必要时可启动应急抢险措施,彻底排除房屋倒塌可能带来的各类安全隐患”。

  很快,诸暨市房屋安全应急指挥部发布公告,决定于11月24日至25日对健康路74号房屋采取强制拆除措施。11月26日,诸暨市政府完成了对健康路74号整幢房屋实制拆除,并制作了《保全证据物品清点登记表》。

  市民方立达等八人就前述“危房”持有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和房屋所有权证。其中,方立达名下的房屋建筑面积为120.10平方米。他向记者表示,在房屋被拆除时,他尚未签订置换协议,诸暨市政府也没有作出补偿决定。他和其余七名业主不服强拆,开始拿起法律武器维权。

  他们先向绍兴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但后者在2017年3月作出复议决定,维持诸暨市政府强制拆除行政行为。方立达等人继续向绍兴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确认诸暨市政府强制拆除房屋行为违法,判令诸暨市政府赔偿其各种损失204万余元,并且撤销绍兴市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

  方立达表示,健康路74号房屋建造于1994年后,根据《民用建筑设计通则(JGJ37-87)》规定,该房屋设计的主体结构耐久年限应在50年以上。在他看来,诸暨市政府在未确定涉案房屋成为危房的真正原因的情况下,强制拆除其房屋,掩盖了真正的责任主体。“建房的时候规划许可是三四层,但却建了七层,他们这个工程还是市优良工程,却没有合法的用地、施工许可手续,政府却为其办理了房屋、土地登记手续,政府监管不到位,此后又强拆。”

  绍兴中院在2017年6月至2019年5月先后五次开庭审理该案。2019年6月26日,绍兴中院下达一审判决,作为被告的诸暨市政府、绍兴市政府败诉。绍兴中院认为,诸暨市政府对健康路74号房屋实施强制拆除的行为违法,依法应予撤销,但因不具有可撤销的内容,故应判决确认其违法;绍兴市政府作为复议机关,对原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审查不足,其复议决定依法应予撤销。

  绍兴中院认为,诸暨市政府对方立达等受到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责令其给予行政赔偿。关于赔偿方式,法院认为,虽然方立达等仅仅要求法院判令诸暨市政府支付赔偿金,但从保障其合法权益角度,诸暨市政府应予以置换安置。判决书认定,政府的赔偿标准不应低于方立达等人应得的相关安置补偿权益,且不应低于该房屋的市场价值。

  虽然一审大获全胜,但方立达等对此“不是十分满意”。他曾向记者表示,法院对于赔偿判定很模糊,“房子在诸暨市中心最好的地段,政府给出的赔偿金远低于市场价”。这系列案件的代理人、浙江之星律师事务所律师袁裕来表示,根据《最高法院公报》2018年第六期相关案例,政府应在同一地段提供类似房屋,或者根据作出赔偿决定时点有效的房地产市场评估价格为基准计付赔偿款。

  八位业主不服一审判决,向浙江省高级法院上诉。二审法院依据两大争议焦点展开法庭调查,即:诸暨市政府实施的强制拆除行为是否合法、方立达等提出的赔偿请求能否成立。

  2019年11月中旬以来,方立达等人陆续拿到了二审判决书。关于强拆行为的性质,浙江高院支持一审法院的判决,再次确认诸暨市政府实施的强制拆除行为违法。关于赔偿争议,浙江高院支持了方立达等的主张,在一审基础上更进一步,即认定:赔偿不应低于其原应得的相关安置补偿权益,且不应低于该房屋的市场价值;房屋的市场价值可根据作出赔偿决定时有效的房地产市场评估价格为基准计付赔偿款。

  袁裕来律师认为,浙江高院二审判决事实上就是要求诸暨市政府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规定的标准予以补偿安置,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避免了政府机关违法强拆赔偿标准反而比依法征收应该给予的补偿安置标准低的不正常现象,有利于倒逼政府依法行政。

  另据记者了解,在参与本案维权的八位业主中,二审期间,包括方立达在内的四户业主胜诉,其余四位业主撤诉并获得补偿。四户业主获得补偿的标准是:房屋被强制拆除时,造成的室内物品损失,按房屋产权证登记面积统一给予500元/㎡的补贴;过渡费按房屋产权证登记面积20元/㎡/月的标准计付;搬迁费按原规定2000元/户标准给予补贴;此外政府同意一次性给予精神抚慰补助和交通补助等计20万元。而方立达等人未和政府达成和解协议,原因在于其被强拆的房屋面积相对较大,在审判阶段不认同政府补偿方案,后续仍将与政府协商补偿事宜。

  [与南方周末联合推出“南周通”联名卡,一键订阅、双重精彩,为用户提供更丰富、更多元的优质内容。可点此订阅。]